祖国已强大航天科工

航天科工 1

一经大爷父健在,今年刚好满百岁,遗憾的是,他在四十年前的明天,匆匆告别红尘。

说起岳丈父,真的令人唏嘘不已。他虽只活了六十岁,却历尽许多磨难与费劲。

说来话长,照旧长话短说吧。那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叶,也即国共联合抗战东瀛侵略胜利后,此时,国、共两党本应持续搭档下去,来治病祖国山河因延续战乱,而留给百孔千疮的外伤。然而,顽固、独裁的国民党政坛,不但没有即时回复中国共产党必要建立民主联合政坛呼声,反而磨刀霍霍,妄图一举消灭共产党及中共所管事人下的人民军队。

四伯父就是在此历史背景下,被霎时国民政党“三丁抽一,四丁抽二”的招兵买马政策而招募到国民党军队中。我的大伯一起有兄弟多个人,幸亏岳丈父从小就过继给每户,否则,伯伯也会是被征对象。

爹爹在世时,曾跟我讲过,本来被征对象是自身岳丈,当时已结婚的伯伯父考虑到四叔年纪尚轻,依然一个还未成家的不大不小小伙子,就自告奋勇当了大伯的板凳席。大叔父临走时,五叔母已有四个月身孕。哪知小叔父一别之后,就数年未见音讯。三大娘就是在五叔父离开后的第半年,因分娩早产而驾鹤归西。

伯父父未参军从前,是地面小有名气的炊事员,每逢人家有红白喜事的美味佳肴,一般出自大伯父之手。所以,三叔父一进营房,就改成一名越发负责国民党高级军官生活的名厨。

父亲父固然从未念过些微书,但很有心机和呼声。他亲眼目睹了那多少个军人买官卖官的贪污腐化,还有那令人讨厌的上吹下拍的丑态,万分恼怒。尤其是,他更看不惯国民党挑起的中夏族打中国人的内战。当时,国民政党叫嚣,只消周年半载,就可以用“飞机和大炮”,将“金立加步枪”的国共军队彻底扑灭掉。二伯父惊闻此信息,大感诧异,因为他很已经耳闻,共产党军队是替穷苦老百姓打天下的仁义之师。他丰盛不明了,为何那样好的大军要被扑灭呢?

五伯父深信中国共产党官员的武装部队,代表人民和公平,最后一定会功亏一篑腐朽的国民党军队。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他和先行联络好了的军营中的几位庄稼汉,一起乔装改扮,投奔了正被围城在大别山之中的李先念所辅导的一支部队。

李先念当时是指导那支进行中国突围的官员,他意识到伯伯父弃暗投明,表示热烈欢迎,还专为此开了一场赞美大会。因为三伯父临走时,将负责管理的国民党军人的生存军饷一并带来了,为被困大别山多日的解放军解了热切。

新兴,四叔父跟随英勇的红军转战南北。在国共英明领导下,通过三年的致命奋战,终于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起中中原人民共和国。

解放后,大伯父响应党“从哪儿来到哪个地方去”的唤起,被分配到红安县,也即李先念首长的乡土。就这么,三伯父脱下军装,在地点一家食物商店上班,并当上该店铺老板。

由于当下广播发布不鼎盛,父亲父还不精晓三大娘早已谢世,因而,一人单身过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时期,岳父父以为此生,再也回不到生他养他的家门——蕲春,为了自己后半生有个着落,才不得不续弦,和地点一有多个外甥的巾帼一同过日子。

因五伯父有在国民党军事呆过的历史,受到了“文革”冲击,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他被拔除了岗位,并勒令他到一家畜牧场去嗨猪。岳丈父为了不牵连人家,此时已和那位呴湿濡沫数载的二叔母办了离异手续,尽管她们一起生下了一个孙女。

后来,岳丈父思乡心切,强烈须要回到老家农村。在老领导李先念的支撑和声援下,公公父终于在五十五岁时,形只影单回来阔别近三十年的老家,唯一的亲生孙女并没有带回来。我的四叔和姑丈父终于得以在有生之年遇上,久别重逢的两兄弟神采飞扬得牢牢地拥抱在一块儿,久久不愿分开。

两兄弟见面后,有比比皆是话要讲。小叔父跟亲人们讲,早年参军出生入死朝不保夕的经历。二叔父还特意讲到,投奔共产党那天早晨,他和几位同乡为了避让国民党的逮捕,在湿润的深山沟里躲了全套一宿,直到搜捕的国民党兵远去,才偷偷奔向大别山深处的国共军队。(我算计,二伯父晚年身患怪病,大约与此经历有关呢。)

大叔父还将解放后,在红安做事情景,以及新兴“文革”中,受到有失公正待遇,详细地诉说了三回。亲人们一丝不苟地听着,大家为五叔父的不幸碰着,情难自禁地流出了伤感的泪珠。大家边擦拭眼泪,边安慰公公父说,只要人能安全回来了就好。

公公父在人流中不停地围观,失望地问我小叔,“你三姐人呢?”公公见瞒不住,就把三叔父走后,家里暴发的成套,都一清二楚地告诉给三叔父。那时,小叔父才得知眷念多年的老婆已经离开了人间。痛苦欲绝的大伯父在叔伯等家属陪同下,来到大伯母坟茔前,长跪不起,老泪纵横地磕头念叨:“春香,我来看您了!我对不起你呀!”

就这么,四伯父和大家一道和和美美过日子。哪知好景不长,三年后,大叔父得了一种怪病,只见全身浮肿,越发是一双大腿肿得黄亮亮的,脸也肿得像被马蜂蜇了同样老高老高的,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

岳父父自得了这种病,就卧床不起。大爷为了治疗好三伯父的病,四处求医问药,不过,不知煎了略微药,公公父不知喝下多少药汤,不过,终不见好转。

公公父在重病期间,得知“三人帮”已夭折,他乐意得自言自语道:“中国有期望了!”小叔父最担心的是炎黄经济落后,总是念念叨叨“落后会捱打的”,曾当过兵的三伯父希望祖国强大起来,不然,他会死不瞑目标。

幸好,有灵气的共产党,终于找到并走上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正确道路。从此,中国跻身社会祥和、经济前行的快车道。

更加是近十多年,中国已控制人工航天高科技术,轻轨技术在世界上领先。军事上薄弱的陆军也有力起来了,中国人可以独自成立航空母舰了。

小叔父,我领会,您即使距离大家整个四十年,然而,您那希望民富国强的军魂犹在。

叔伯父,您知道呢?自从您长逝后,我们的社会转变,可以毫不夸张地告诉您,简直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因为,现在的炎黄,不再是四十前经济落后的炎黄,更不是七十年前战火纷飞的中国。现居于和平、发展、稳定的中原,并不是少数国家所想像的那么软弱可欺。无论是经济,仍旧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抑或国防军事,等等,都是很强大的,任何想染指中国,妄图并吞或崩溃中国的阴谋,都不会得逞,必会遭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强劲的打击!

岳父父,四伯在世时,对您的哥们之情念兹在兹,临终时特地拉着我手,语重心长交待我,一定要把自家过继给您,不要让你后继无人。近几年,我们王姓家族,正在大面积整治家谱,借此机会,我不忘小叔生前重托,正式将我的谱名,续在你的着落。趁着2019年晴天放假,我越发将你的墓葬修葺一番,并为您竖了一块精美的碑刻。

三叔父,如若你九泉有知,一定会反馈到现在所发出的漫天。

公公父,值得告慰您的是,近期,社会祥和,国家强大。您现在后继有人了,您就不错地安息吧!


链接:成人励志&军迷首次联合征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