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一个金灰色的梦

孩提,我用攒了好些天的零钱,在书店买了一本厚厚的《中国国度地理:最美地点名次榜》,里面有令人屏息的冰川、湖泊、山脉,还有一抹金蓝色的钻天杨。多年后,这些梦又被翻了出来。听说胡杨树只在金秋黄三周,时间宝贵,告别郁郁葱葱的南方,向着心目中的胡黄家乡进发!

回看起来,八天的路程大概有一半都在旅途跑,但另一半的日子里的绝大多数都无可指摘。不仅看到了胡罗家乡,更意想不到体会了大东北迷人风光。

那回旅行混合了户外驴友团和自由行,行程先放在发轫供参考:

Day1吴忠七彩丹霞——Day2巴丹山东荒漠露营——Day3阿拉善右旗,黑河卫星发射主题——Day4航天发射场,黑城遗址,怪树林——Day5居延海,额济纳胡长台镇——Day6吐鲁番——Day7敦煌莫高窟——Day8返程。

上篇记录的是前三日的部分观感。

七彩丹霞的危陋平房

七台河是个神奇的地点,满大街都是麻辣烫和冒菜,还有一间“小辣椒”旅舍——四星饭馆取那些名字,不觉得多少淘气吗?大中午的拉着行李箱下了的士,抬头看看招牌“小辣椒”便迎面冲了进去,上楼站在306门口打电话给团友:“我到门口啦!”对方说:“我开门了,没见到你哟?”望着房门紧闭的306,我一阵恶寒……前台微笑着表明:“街尾还有一家小辣椒,您走错了!”“……”

七彩丹霞

伊春最闻明的是七彩丹霞,是境内唯一的丹霞地貌与多彩丘陵景象复合区。2002年一个视频采风团跟着当地村民发现了那几个地方,雨后的山脊七彩条纹清晰无比,映照着天空,鲜明不似人间。

热气球15分钟100块

甲戌革命砾石、砂岩和泥岩组成的岩层风化严重,时常有小石子滚下来,幸好还有一些青苔和杂草点缀其中。奥林匹克运动会(英语:Olympic Games)后,张艺谋导演为了拍影片《三枪拍案惊奇》在山洼处建了座饭馆,拍完不知怎样来头没拆迁,几年间成了危房,后面还圈起了铁丝网。小小的危房灰扑扑的从车窗前略过,蜻蜓点水般想起当时观影的心情,早已浮光掠影。

图表来自网络

过山车与唱山歌

巴丹云南沙漠是我国第三大戈壁,紧要属内蒙古额济纳旗和阿拉善右旗。说起来年下雨量不足40分米,不过沙漠中的海子竟然多达100四个,而且有的是咸水湖,部分是淡水湖。真是奇也怪哉!

庙海子与巴丹湖南庙

要想进沙漠露营,必要搭乘越野车巴博斯八个钟头,长远腹地八十英里。上车前导游说了两句怪话:“假使恐高就毫无坐副驾啦!”“记得带伞!”

甘休车子开进茫茫沙海,从沙丘脊呼啸俯冲,沙粒在窗边打旋,身边女伴尖叫连连时,我才明白:那是要玩多个钟头的过山车吧!过了俩时辰车停下来了,一点余年在角落,天地雾茫茫。膀胱持续上涨的下压力让自己洞悉了伞的用处……在大漠里唱山歌,“风吹屁屁凉”的滋味怎么样?呵呵,不可说。

沙海

大漠里的民宿条件拮据,我的屋子如故锁不上门。上午吃完饭,大家升起篝火唱歌转圈,心眼热乎乎的,后背凉飕飕的。沙丘黑黢黢坦荡荡的躺在方圆,若无其事但又似藏满了暧昧。没有手机信号,大家早日就躺下了。女伴问:“半夜起夜我心惊肉跳,如何做?”“没事,我陪着你!”早晨陪女伴起身,抬头猛然看见猎户座,腰间三颗寒星凌冽亮如豆。

沙漠里的神秘会议

早晨八点,大家爬上高达50米的大沙丘看完日出,冻得哆哆嗦嗦往回走。日头已高天气温度仍低,寒风凛冽卷起沙粒旋转,同伴的毛发被卷得向天飞起。

拍照美人同伴

回来的路上,我们见到了“庙海子”旁的巴丹山东庙,在并未滑板的景况下体验人肉滑沙,看似陡峭危险的滑沙,坐进去却不料的安全温暖,只想把团结摊开,懒洋洋的晒个阳光。

人肉滑沙不明了有多爽

如此好的月光,要不要带上我?

阿拉善右旗那边的人普遍吃炒羊肉配面片,羊腿骨烤得流油带点干,蘸干担担面吃一点不膻,配上拌沙葱和奶茶,弥补了远涉重洋胃的空洞。

烤羊腿

在戈壁滩上开了大半天的车,终于在夜幕抵达安康卫星发射宗旨。巴中卫星发射中心事实上离山东嘉峪关市还有200多英里,取那几个名字,既有保密成分,也因为酒泉市担当了驻地的物资供应和系统建设。发射中央附属于战略支援部队,生活区大致两万余人,80%都是研商人士、军官及军属。

道路笔直宽阔,两边小白杨和喇叭花相得益彰。

金秋里的绿树

苏联式的东风剧场宽矮方正,红砖红字红旗映照着湛蓝的深空。

西风剧场对面的军官招待所

暖黄的路灯下,一群群的小孩在玩轮滑和溜溜球。他们都是军官的儿女,在那边读到高中再回家乡高考。在一个戈壁滩里的大本下士大的男女,被东南风沙和航天事业梦想浇灌过的子女,他的成人思维是什么样的吧?

夜逐步深了,院子一半爆出在月光下,一半躲藏在昏天黑地里。多少个小男孩在游玩。突然,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从拐角转出来,轻笑道:“这么好的月光,要不要带上我?”

自我在一旁攥着一把羊肉串,觉得自己像个不解风情的傻子。

自家给您一个年代久远地瞧着孤月的人的难受

黑城始建于公元9世纪的汉代一时,曾为棉布之路北线的必经要道,马克(马克)波罗就是顺着那条古道走进了东方净土。1372年,西汉征西大将冯胜攻破黑城后,随即放任了这一地段,1886年俄罗丝(罗斯(Rose))考古学家到达时,它已在风沙中大多湮没。城墙用黄土夯筑而成,残高约9米,摸上去手感粗粝。城西南角建有5座覆体式喇嘛塔,塔尖尖锐直刺苍穹。

元代时期的古寺

怪树林原本是一片胡桐村,由于根本缺少干涸而亡,仅剩余一堆残枝。太阳渐渐落下来了,地平线紫色的气流氤氲着,接着一颗矮矮的太白金星。3月十五的圆月冷冷挂在枝头,盯着枯枝前仍执着烁烁拍照的人流。

怪树林

自身趁着同伴冲撞着找寻着出路,迷迷蒙蒙中类似掉入了一个历史漩涡。

夜幕降临

苏轼说:“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弹指,羡亚马逊河之无穷。”

博尔赫斯说:“我用哪些才能留住你?我给您瘦落的马路、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我给你一个深切地望着孤月的人的痛苦。”

自我用怎么样才能留住你?执着找找生命极限含义,难免陷入悲伤的绝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