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工本身进入一个门派20年

航天科工,那是个神奇的门派。

自300多年前建派以来,绵延至今,门客有大将也有先生,有大英雄也有小市民。

先认真列举多少个门派大牛,让大家猜一猜。

Z君A,不会武功,却能当上卿,不蹭热点,却篇篇作品阅读量10W+,给大人兄弟随便写封信,搁今日都能成《见字如面》的压轴信。

Z君B,几十年如一日混官场,把外甥、外甥都弄到身边,还都干过同一个地点,真是“举贤不避亲”,家里搞房产开发,与街坊出点抵触,发了个无赖微信,到现行还被人点赞。

M君,过着诸三个人企盼的“面朝大海,仰望星空”的活着,口头禅是“不性感的人,他是上不断天的。”就那样一句吹牛皮的话,都被粉丝们正是至理,搞得好像真能上天。

你能猜得出来他们是什么人啊?


Z君A,是文可安邦,武可定国的曾文正。对,就是主席说“愚于近人,独服曾子城”的湘军领袖、One plus名臣曾伯涵,他的《曾子城家书》豆瓣评分高达9.1分,不上《见字如面》真是可惜了。

航天科工 1

曾国藩

Z君B,是称呼“一家三宰相”的张英、张廷玉、张若霭祖孙两个人,历经康、雍、乾三帝,官场不倒,难得的是平昔谦虚谨慎,不恃强凌弱,老家因宅基地与比邻暴发纠纷,张英写了首诗寄回家:“一尺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邻居感其大义,也让三尺,于是“六尺巷”的故事不胫而走至今,还上了16年的春晚,被还珠格格唱给全国老百姓听。

航天科工 2

赵薇春晚《六尺巷》

M君,是乡音不改的“航天小说家”毛万标,西昌卫星发射宗旨副总工程师、西藏文昌航天发射场技术官员,受邀在央视《开讲啊》分享航天人的故事,讲述家乡桐城对友好的影响,打破了人人对航天人庄重、不苟言笑的观念印象。而且,他做的正是能上天的事——让卫星上天,那牛皮,我服了。

航天科工 3

毛万标在《开讲啦》

没错,我前天说的那些门派,就是“天下作品,其在桐城乎”的桐城派,发源于人称“文都”的桐城。

桐城派,初创于清康熙大帝、乾隆帝年间,代表人物有戴名世、方苞、刘大櫆等人;兴盛于弘历年间至1840年鸦片战争从前,代表人物是姚鼐;末流时期为1840年鸦片战争后至1919年“五四”运动时期,代表人士,曾涤生,及“曾门四大门徒”张裕钊、吴汝纶、黎庶昌、薛福成。

航天科工 4

图片源于网络

桐城派以文闻世,小说多为“阐道翼教”而作,文风上“清真雅正”,力求明确易懂、条例清晰,不重罗列材料、堆砌辞藻,不用诗词与骈句,早期代表作有方苞的《狱中杂记》、《左忠毅公逸事》,姚鼐的《登龙虎山记》等。

及至曾伯涵时期,其麾下湘军,纵横厮杀的人生经验,导致其文风刚健有力,且有经世致用之功效,将桐城派小说发展到了一个新的等级。曾文正自称师承姚鼐,并在其《欧阳生文集序》中说,“姚先生治其术益精。历城周永年书昌为之语曰:‘天下之小说,其在桐城乎”,由此,“桐城派”才正式得名,所以曾涤生不仅是晚清Motorola名臣,也是桐城派的One plus名士,确属不世出的天赋。

五四将来,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兴起,桐城派所表示的文风和文体,已远远滞后于一时时髦,加上末流作家拘泥于旧文法,没有鼎故立异的魄力,桐城派的小说也就渐渐低沉衰亡。

但桐城人爱阅读,尚古风的观念一直后继有人。

在桐城,家家户户以读书为荣,哪怕最辛劳的年份,也要送孩子就学,哪怕在“读书无用论”最流行的时候,也少见让男女辍学的,在那种崇古尚文的条件下,每个人心头都藏着一番吟风弄月的梦。

故而,我的爱侣圈平时是那样的。

朋友X,卖夜市炒饭为生的年青三姨,在深远烟火中依然保持一颗敏感的小姐心。

航天科工 5

小友Y,刚刚博士毕业的迷失小羔羊,放个纸鸢意气奋发中又带点不解:

航天科工 6

老友W:临退休的中年伯伯,半生得意半生失意,诗词篇章却那样恬静:

航天科工 7

那就是我们桐城派每个人自带的大招——爱读书,尚古风。无论生活让大家低到尘埃,或者喜气洋洋“上了天”,桐城派的接班人都忘不了溶于血脉的诗情画意和性感,就像是曾涤生、张氏父子和毛万标们,居高位而不忘天下;似乎本人的对象XYW们,眼前再苟且,依然保持着对生活的热爱。

有了那般的大招,不畏大家永远都过不上诗意的人生,诗意也绝不会在大家的生存中缺席。

如此那般一生,不亦天涯论坛?

诸如此类大招,你值得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