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幻译文连载


上一章    I  
 总目录    I  
 小说和作者介绍

作者:Neil·斯蒂芬(Stephen)森 I   
翻译:诸葛恐龙


 Seveneves

七姐妹04

她们一进到艾薇的狭窄办公室就用他们的Q码聊了起来,刚才径直忍住的泪花这才面世在艾薇眼中。

Q码本来是业余无线中的俚语。黛娜从鲁弗斯这儿学来的。它们是一种Q先导的两个字的结缘。发莫尔斯(莫尔斯)码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他们会用Q码替换常用的句子,比如“你介意我换来另一个不一的效能吗?”

黛娜和艾薇用的Q码倒不必然是Q开首,可是一般都是三个字组合的。

“土傲娇”(Uppity Little Shitkicker,ULS)是黛娜刚到独资高校时拿到的绰号,当时他参预了一场足球赛,毫不犹豫就把外人刻意传给一个伦敦女孩的球给断了。

“乖乖婊”(Straight Arroe Bitch,SAB)是艾薇在美利哥海军高校的外号,当时他在一个车尾派对上不容参加喝酒比赛。

黛娜和艾薇开会的时候会拔取“ULS/SAB”之类的代号来取代某人,她们甚至会开个会前会议来合计怎么在议会上应用它。(The ULS/SAB dynamic was a thing that Dinah and Ivy exploited in meetings, even having meetings-before-meetings to plan how to use it.

“浪费颜值”(Good Look Waste,GLW)的来历是黛娜剪短头发之后,有个实物在邮件里说的。不过他失误将邮件回复给了所有人,结果那多少个说法就传出了。黛娜把它报告了艾薇,笑得喘不过气来之余还有点小得意。然后他们一起把“浪费颜值”收录进了他们的知心人密码簿。

“我忘了”这些字当用一种尖声尖气大妈娘般的语气说出来时,意思是“不佳意思,我忘了假惺惺一下”。它原文是“我忘了打扮”,来自NASA的广告宣传片。

“中二”(schoolgirlish and recondite, SAR)来自一次艾薇和某位NASA的牵头间充满火药味的对话。这位主持看了一份艾薇写的报告后批评他“近乎病态的珍视使用完全没有必要的缩写”。这可把艾薇郁闷坏了,因为任何NASA的各样文件中充满着各种各类的首字母缩写。当她去找这位主持讨个说法时被报告,她的缩写如同“中学小姨娘一般二”。

“太空营”(艾薇和黛娜时辰候都参加过,就算是在不同的日子)则不仅被她们用来称呼伊希,还包括富有NASA发射的载人航天飞行器。

“你打算跟’母巢’(依照上下文,这里母巢应该指NASA航天科工,)怎么说?”黛娜问。艾薇正在一堆储物箱后边翻箱倒柜着找她这瓶威士忌酒。

艾薇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抽出酒瓶子把它像球杆一样扔向了黛娜的脑壳。黛娜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酒瓶滑过来,然后停在了他头部的上方。“怎么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母巢就这样模糊了自我的婚礼,而你脑子里头一个念头居然是我会怎么反应?”

黛娜做了个悲伤的表情。

“少来这套,”艾薇说,“你忘了(假惺惺一下)。”

“对不起,宝贝。我只是在想……,不管什么,你和Carl仍然会结婚,然后幸福和颜悦色的过一生的。”

“不过母巢一定会来闹事的。”艾薇点着头说,一边把威士忌酒倒入多少个塑料小杯子里。“所有的事体都得重新策划。”

“听上去类似母巢是故意和你作对相同,”黛娜说:“然而,确实无法小瞧了他的破坏力。”

“绝对的。”

“敬母巢。”

“敬母巢。”黛娜和艾薇碰了碰塑料杯子然后了喝了口威士忌。呆在大圆环里的一个细小的有益就是您可以不用吸管吸东西而可以用喝的。低重力条件也需要适应,但是他们俩现行都是老鸟了。

“你家里什么?有鲁弗斯的音讯吧?”艾薇问。

“我爸想要Conrad广域红外观测平台的固有数据,他从网上听说了那些东西,就想搞来满足满意自己的好奇心。”

“你不会打算用莫尔斯(莫尔斯)码把这些传给他呢?”

“他自个能上网。他都曾经建好了一个空的网盘。一把那个文件搞定,他就会回升原先的老样子:从早到晚抱怨税太高,联邦当局理应精简机构,最好减到他一个人用钢头靴就可以把他们全体踩扁。”


下一章 I 总目录 I 七夏娃专题 I 人选目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