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day

这一天是吃货的一天,是太好的一天。

清晨到了西昌,本次跟过去不等的是迎接我们的是个天昏地暗,吹着风,有些冷。还好大家都穿得相比较厚,我们快捷找到预订的旅店,在航天大道二段的热闹地带,相比娇小精致的一个商旅,因为去得挺早,房间还没收拾出来,我们就把行李放在前台,出去吃了第一顿—羊肉米线。

自家的日本情侣上次过来吃了两遍直接念兹在兹,终于有机会再五回大快朵颐。她点了羊杂米线,一贯说羊杂的口感很不均等,太好吃了。我看他吃的那么满意一种民族自豪感一下子轰轰烈烈起来。

吃完了归来刚好房间打扫出来,大家把行李推上去,这中间发现电梯是急需用房卡使用的特别好奇。

跻身房间特别满足,是这种套房,有一种小家的温馨,干净清爽,采光也没错。放了行李稍事休息我们就去旅游集散为主买了返程的车票,然后马不停蹄地去了市中央的小吃街。

咱俩一起走共同拍,西昌这些年的扭转太惊人了,我们发现一些路公交车依然纯电动的专门环保,这种公交车行驶得很坦然,在停靠站的时候也几乎听不到什么样动静。当然那些也用画面记录下来了。

到了该吃中饭的时间大家也不太饿,因为想吃的佳肴太多,所以我们差不多逛了一圈慎重考虑了才进入了一家自己高中常去的小吃部,点了三个煎饼。

煎饼端上来,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至少我回忆中没那么大,迫不及待地夹一块放在嘴里,口感依旧和十年前一样,我激动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环顾店面四周,小店的装点也没改变过,我问店员这多少个煎饼咋做的吧,这么好吃。她笑笑说,就是用灰面(就是小麦粉)做的哎,甜煎饼就在灰面里放糖,咸煎饼就在内部放盐和葱。我和爱侣都惊奇得异常,这么普通的材料还是还足以做出那么好吃的煎饼!

吃完煎饼,我们出来,旁边的一家水果店的松子引起了我们的专注,这一个松子是出产自凉山本土的,但是不是炒的,而是煮出来的,颜色偏黑,吃起来口味清新不腻,价格也很有益。买了松子,又看到了童年吃过苴麻,大家称麻子,绿豆大小,可以拨开吃里面的成果,我让情侣品尝,她就有些感兴趣。

咱俩折腾又拐进了步行街的酒店,去了吃伤心凉粉的必经之地,点了一份伤心凉粉,和炸平菇,可是这一次的哀伤凉粉并不曾感觉辣,令大家略微伤心,炸平菇8块一份,分量特别足,我认为大家吃不完了,哪晓得它特殊的好吃,我们又把它吃的精光。

出来未来又逛了逛看到了有买荷叶饭的,把部分混合了肉和蔬菜的饭用荷叶包起来蒸熟,是从前没看过的,很想尝试,然则胃里没了空间就拍了几张相片移步到下一个地方。

出来不一会儿看到街边有人在烤臭豆腐,说是从江西运过来的,一下子吊足了对象的胃口就豪爽地要了一份,这种豆腐因为不加油间接在炭火上烤就一些都不油腻,朋友特别喜爱,一贯赞不绝口,午饭到这边算是停下,因为其实没有空间了。

晚饭,去了朋友家。他们家就是土生土长的西昌人,在春天她们欣赏做腌制的板鸭,正好前些天他二姑给他做了有的带回去,她就煮了给我们尝,味道非凡香浓,煮肉的汤继续煮青菜也爽口。朋友特别喜欢她们煮的鲫鱼,她说吃起来口感柔嫩,稍带甜味,很特别,令人欲罢不可以。

吃完我们在她家留了片刻,差不多9:00的时候离开。城北是此前我高中所在的地点,在此以前高校后边依旧一片土地,现在曾经修了好多宅院。上午出来灯火辉煌,大家一看日子还一度去了学堂。

十多年了,学校有了重重变化,一一走过,内心特别感动,在何地吃过饭,在何地泡过泡面,在什么地方打过球,似乎都刻骨铭心,却又不得不追忆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高三的体育场馆门口,黑板不再用粉笔书写了,也用起了多媒体教学,貌似课桌也少了广大,看到此前坐过的地点,思绪翩跹…现在在那一个地方的人是怎么的吧?

大多快十点的时候我们本着民中外界的大街走下来,沿途有成百上千家烧烤店,整个街道诱惑满满,最终我们都禁不住诱惑进去了内部一家,也不敢点太多,就点了几串烤小肠,五花肉,白瓜,羊肉和土豆片,一共就花了28块,拿着烧烤心境心满意足地跳上出租车打算回来招待所开吃。

实则,我们俩胃的上空已经基本上没有了,不过打开烧烤,神奇的是饿意又涌上来,我们急忙打开战斗形式,朋友吃着肥而不腻的烤五花,就着洋酒,说,你为啥扬弃西昌这么好的地点去了危地马拉城呀?我笑而不答。

人连连想要去探听未知的社会风气,这种好奇心,这种对未知的探赜索隐,何人也不可以估摸代价,或许当在人生路上起身的时候已经无法总括代价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十全十美享用这一体了。

我会不断的不停的归来这一个地方,当然已经回不到最初,但自我无所用心于这种根的感觉到,这种握有记念的光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